对冲基金的新沽空算盘

在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Esther Maria Reichelt看来,当前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之所以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最热衷的三大沽空货币,主要原因是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 – 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

「严格意义而言,印度,南非,印尼这三个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基本面与土耳其,阿根廷没有任何可比性,但对冲基金似乎已从土耳其里拉崩盘中尝到了甜头,执意认定在美元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加剧的情况下,存在贸易赤字,经常账户逆差,巨额外债的新兴市场国家都难逃货币危机。“Esther Maria Reichelt直言。

Kelvin Wong对此表示,当前最容易重蹈土耳其里拉覆辙的,很可能是南非兰特。其原因,除了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南非8月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从7月份的49.3跌至47.2,创下2016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加之GDP陷入技术性衰退,令越来越多对冲基金「相信」它将成为下一个「阿根廷」或「土耳其」。

记者注意到,由于宏观经济发展不景气,9月6日南非国债隐含违约几率骤升至15%,创下2016年11月以来的最高值。

瑞信驻伦敦策略师Kasper Bartholdy向记者透露。尽管印度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8.2%,创下过去两年以来最高点,但对冲基金界依然认为印度政府解决经济问题的方式,反而让印度经济进一步深陷泥潭。

具体而言,由于油价上涨与进口飙升,7月印度贸易逆差创下2013年5月以来的最高值,至180.2亿美元,令市场普遍预期印度国际收支赤字将持续高于预期。

与此同时,印度短期债务近2200亿美元,相当于当前印度外汇储备4030亿美元的约55%。若印度央行执意动用数百亿美元干预汇市稳定汇率,势必导致外债兑付违约压力进一步飙升。

Kasper Bartholdy表示,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正押注新新市场国家外债兑付违约风险骤增。鉴于印度难以吸引足够的外资流入弥补经常账户赤字(只能被动消耗外汇储备),因此对冲基金转变策略,一方面先通过沽空印度卢比,迫使印度央行加大外汇干预力度与外汇储备消耗幅度,等到印度央行无力干预且外债兑付违约风险发酵时,再采取致命一击迫使印度卢比大跌锁定巨额沽空收益。

在他看来,为了营造沽空氛围,这些对冲基金还热衷炒作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贸易逆差持续扩大等题材,营造股债汇三杀的景象。

追踪约800家新兴市场最大企业股票的富时新兴市场指数进入技术性熊市,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跌至过去16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如此长时间的股债汇三杀,正演变为一场新兴市场的投资信心危机。“Kasper Bartholdy直言,其结果是越来越多海外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撤离,对冲基金伺服实施沽空打击。

海外资金逃离新兴市场

Global Securities宏观经济分析主管Sertan Kargin表示,当前对冲基金的上述算盘正初见成效。

「9月以来,买涨美元美股俨然成为金融市场最热衷的避险交易之一。」他向记者表示。由于大量投资新兴市场的海外机构资金纷纷涌入美元美股避险,美元指数得以无视特朗普的「打压」,回到95附近盘整;美国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市盈率更是达到33.29%,刷新历史高点。

在他看来,这些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转投美股美元避险,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他们担心越来越多高外债,高通胀,经常项目高赤字的新兴市场国家将重蹈里拉崩盘覆辙,不得不提前撤离风险资产自保;另一方面近期新兴市场遭遇股债汇三杀,也令他们的抄底行为变得格外谨慎,尤其当新兴市场股票债券货币长期下跌令他们的套保策略出现亏损,只能选择止损离场。

不过,随着美股市盈率持续刷新历史新高,高盛,花旗,德银纷纷警告美股正面临高估值风险。

高盛发布最新报告显示,通过对美股牛/熊市风险指标重新进行分析,当前美股熊市风险较一年前高出近10%,远超2000年和2007年美股崩盘前的水平。

「但是,这未必会改变海外资金从新兴市场撤离,转投美股美元避险的大趋势。“Kelvin Wong透露。一方面美股赚钱效应犹在,势必吸引越来越多海外机构资金趋利避害,远离新兴市场风险资产而转投收益相对稳定的美股美元资产;另一方面就经济基本面而言,南非,印尼等新兴市场非常依赖出口赚取外汇并刺激经济增长,如今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导致它们出口备受打击,令对冲基金押注它们货币大幅贬值的胜算倍增。只要这种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局面没有得到扭转,海外资金难以对抄底新兴市场货币感兴趣。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第二季来临对冲基金虎视眈眈

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与阿根廷,土耳其相似,都存在贸易逆差与经常账户赤字持续扩大,外债居高不下等经济问题,在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利好美元的双重压力下,它们很容易沦为对冲基金大举沽空的新目标。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第二季

继土耳其危机爆发以来,随着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不断刷新低点,新兴市场的经济危机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本国经济状况的恶化让它们沦为金融大鳄们的沽空猎物股票。 ,222天。外汇,155天。国债,240天。这是彭博社统计的今年新兴市场动荡延续的时间,时间之长,连最坚定的空头都没有预料到。当前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之所以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最热衷的三大沽空货币,主要原因也是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 – 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而IMF的救助并不总是有效,而且其协助能力也可能受到多个并发危机的制约。

继阿根廷与土耳其深陷货币危机之后,这场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正迅速蔓延到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身上。

截至9月6日21时,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触及71.92,盘中创下历史新低72.16;印尼盾兑美元一度触及过去20年以来的低位14940;南非兰特则徘徊在过去两年以来最低点15.68附近……

「其实,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与阿根廷,土耳其相似,都存在贸易逆差与经常账户赤字持续扩大,外债居高不下等经济问题,在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与全球贸易冲突利好美元的双重压力下,它们9月6日,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分析说。

在他看来,印度卢比,印尼盾,南非兰特之所以沦为新沽空对象,也与这些国家经济状况恶化息息相关。比如南非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下滑,自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首次陷入技术性衰退,吸引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押注南非兰特成为下一个身陷货币危机的新兴市场国家。

麦格理银行新兴市场外汇分析师Viktor Shvets向记者坦言,这导致全球资金不敢贸然抄底这些国家的金融资产,即便此前印尼,印度,南非央行频率通过加息与汇市干预措施力量本国货币汇率。

9月5日,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资金达到71亿美元,其中58亿美元资金流向中国股市,占比高达81.7%。这意味着8月全球资金流向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总额仅有13亿美元,较7月份137亿美元流入额骤降逾90%。

Kelvin Wong认为,上述对冲基金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要摆脱当前持续大跌的窘境,得看11月美国中期选举的“脸色” – 若美国民主党能在中期选举中获胜,无疑将对特朗普的高关税贸易战政策构成一定的制约,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得以扩大出口增加外汇收入并刺激经济增长,货币汇率才能真正意义上迈入企稳反弹轨道。

对冲基金首季减码美股550亿美元

根据金融资讯公司FactSet的最新报告,前50大对冲基金已连续第二个季度从美国股市撤资,今年首季对冲基金减码美股550亿美元,为前一季的三倍以上。

该报告称,对冲基金首季约减码美国股票持股6.9%,减码的标的涵盖各类股,减码最多的个股是苹果公司,首季的总持股仅剩70亿美元,而增持最多持股的是脸书。

不过,就绩效而言,整体对冲基金首季和今年来的报酬率为负1.5%和负2.9%,双双差于标普500指数报酬率的1.4%和1.1%。过去五年来,对冲基金平均年报酬率为1.7%,远逊于标普指数的11%。

此外,让许多专家诟病的是,每年管理费2%加上获利抽成20%,交易成本远高于ETF指数基金,但绩效却远远落后。据对冲基金研究公司(HFR)统计,首季对冲基金被投资人赎回的金额高达151亿美元。

或许由于近年绩效表现不佳,投资人大量赎回,或许是由于今年来股市动荡激烈,加上对冲基金所持有的苹果公司,爱力根药厂(Allergan公司),奈飞公司(Netflix的)等重点持股今年表现逊色,导致对冲基金今年首季出现罕见的大幅卖超。

最创新对冲基金三台青获奖

今年1月英国金融媒体Acquisition International(国际收购杂志)颁发「最创新对冲基金」奖励给革势资本管理公司(Tmesis Capital Management),革势三名创办人是来自台湾的黄吉生,郑宇和,刘彦晨。由于是少见的年轻得主,更是成立不到一年的基金,受到各界瞩目。

革势的创办人都毕业于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年龄才25,26岁,踏出校园仅二年多,2014年初开始利用演算法交易(算法交易)策略从事投资,2015年在开曼群岛注册,以美股,国际汇市为主要投资标的。

革势正式运作半年,就被欧美金融专业杂志评选获奖,获得的奖项全名是「创新对冲基金经理人 – 2017年东亚最佳对冲基金(资产规模小于500万美元)」。投资机构要能得奖,要先经过全球对冲基金业界人员提名及票选,经过一连串的提名,调查程序。在黑天鹅频传的2016年,革势的全年获利达7%

黄吉生说,革势操作策略是经过10年的历史回测及市场实测,证明可以稳定获利。郑宇和说,革势坚信唯有利用先进技术的交易哲学,才能顺应瞬息万变的金融市场,获取稳定的报酬。两人都指出,革势在进行基金注册时,与基金行政管理公司有密切接触,并因有特别的操作策略,才会受到注意。

三名创办人都在美国接受中学,大学教育,大学毕业前一年,三人决定创设对冲基金自行操作。现在大多数是在台湾生活,拜科技进步所赐,也多利用电脑程式跨国界的全自动化交易,其以人工智慧结合交易员(人造人)的角度进行管理,避免人为出错,也在台湾首见。

由于大量仰赖数据运算,革势为避免预测失准,不会在市场剧烈波动时操作,愈可遇见的大波动行情,例如美国总统选举,英国脱欧公投事件时,愈要在场边观望,反而能有稳定的绩效表现。

郑和宇说,对冲基金的管理成本高,大部分需要达到1亿美元才能达到最适操作规模,革势在固定的管理成本外,还能以一个小型基金之姿,达到与大型基金相差不多的总报酬率,并不容易。

基金解码:风险胃口大开对冲基金狼胎

沉寂一时的对冲基金,随市场风险胃纳大开,又再度成为资金追捧的风头趸。

根据对冲基金研究机构对冲基金研究(HFR)统计,今年(2013年)首季度,全球对冲基金的市场规模,达到2.38万亿美元,按季增长1,220亿美元或5.4%,录得自2010年以来最大的季度升幅。

对冲基金专食大茶饭,金融市场愈波动,它们便愈狼胎,愈大胆地借套戥去搵大钱。事实上,今年首季度,不同资产界别接连出现单边大突破︰先是金价大跌,带动商品价格暴泻,紧接美元兑日圆升破100大关,澳元失守一算水平,美债孳息自谷底回升,美股迭创历史新高。骨牌效应在不同资产领域中辐射开去,为对冲基金提供源源不绝的丧炒标的。

对冲基金近来又在金融市场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再度成为投资弄潮儿,热爆消息始起彼落,当中最炙手可热的,自然是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乔治索罗斯)。

根据美国证监会资料显示,索罗斯旗下的对冲基金,于第一季度减持了69100股SPDR黄金ETF。正好第一季度,金价开始出现大跌之势,及至4月时更低见每盎司1,321.35美元,又再一次反映这位「对冲老祖宗」的超卓眼光。除黄金外,日圆及澳元近期暴泻,市场亦有传这是索罗斯在其中兴风作浪,又为对冲基金平添神话传奇。

索罗斯手风顺开有条路,俨如是对冲基金东山再起的最佳佐证。要知道,对冲基金自从金融海啸后,曾经一蹶不振,导致被大举赎回,虽然近期大有回升之势,但始终表现仍未复当年勇。

对冲基金指数升近5%亚洲成最吸金之地

就以HFRX环球对冲基金指数为例,截至5月17日止的今年以来表现,录得上升4.63%的进帐,但同期美股标普500指数却上升15.7%。无可否认,目前对冲基金表现只属不过不失,但在资金流入方面,却显示环球热钱对风险胃纳异常偏爱,纷纷选择弃债从股,齐齐开始对对冲基金另眼相看。

事实上,根据HFR统计,环球对冲基金在截至今年首季度的过去15个季度中,有14个季度录得资金净流入。今年首季,全球对冲基金的市场规模达到2.38万亿美元,按季增长1,220亿美元或5.4%,录得自2010年以来最大的升幅。在资金流入分布上,则以亚洲的对冲基金,成为最能吸引热钱流入之地。

于今年首季度,专注于亚洲市场的对冲基金总数达到1150家,合共总资本上涨了7.6%,涨至950亿美元,市值超过2007年牛市最疯癫之时。此外,HFR估计有近370家对冲基金主力投资于日本市场,包括股票,债券和货币交易;另有270家对冲基金投资于跨亚洲区域(包含新兴和发达亚洲区)。

按照股市分析理论,大凡成交量不断增加,但股价只属温和上升,这种情况叫作蓄势待发,相信亦可套用到目前对冲基金之上。再说得清楚明白,就是在资金持续流入之下,对冲基金随之资本大增,正逐步显露出其狼胎本性,以「大把」银弹去猛力追回落后的表现。

港对冲基金资产871亿美元两年升38%

海外对冲基金风起云涌,香港亦不闲,根据香港证监会在今年3月底发表的调查显示,截至2012年9月底,在香港所管理的对冲基金资产总值约871亿美元,较对一次在2010年9月的调查比较,增长38%。

在投资区域上,在港管理的对冲基金之中,有65.4%资产总值投资于亚太区市场,其中香港和内地占27.5%。

换言之,亦即是在香港管理的投资于亚洲的冲基金规模达到569亿美元。若以港证监调查跟上文提及HFR所统计亚洲对冲基金规模达950亿美元交集对照,便可发觉亚洲区有近六成的对冲基金选择以香港为总部,又难怪连索罗斯旗下对冲基金的前基金经理戴霁昕,亦计画在香港成立对冲基金。

虽然港证监和HFR统计时间不一致,但最起码​​可以得出香港的对冲基金业发展正蓬勃的概略来。不过,对冲基金为减少监管约束,往往选择在场外交易(OTC)市场给予专业投资者交易。不过在本地,亦有零售基金被基金研究机构归类为对冲基金,原因是这批基金会采用短仓策略,或是属于期货管理基金,跟对冲基金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冲基金之父:全球股市有反转风险

据美国媒体报导,日前,全球最大对冲基金,号称管理1,020亿美元资产的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老板雷‧戴利奥(Ray Dalio)发文表示,全球经济正处于最好阶段,股价不断创新高(道琼,标普,纳斯达克等都处于历史最高水准),短期图景确实美好,连伦敦的富时指数都创新高。

戴利奥5月中旬在他的LinkedIn上写道:「经济处于最佳时期,未来两年未显主要经济风险。」然而,坏消息是:「长期而言,前景并不容乐观」

他写道,「我们担心反转会最终到来,无论什么时候到来,它都会带来社会与政治的动荡。」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在其后渐渐稳定攀升了八年多。各国央行都在以低利率维持股市的成长。川普的一系列改革政策也为美国的经济成长添加了可能性,全球的投资者们都寄希望于利多的经济政策能够开花结果。

但是,川普的政策不是牛市的唯一激素,企业获利及地区经济的改善都给股市增添了乐观情绪。戴利奥担心,金融体系的债务基数已经越来越庞大,连年金和健康保险这样的类似社会保障机构都有大规模的举债,这些因素可能会产生经济与市场的「挤出」效应戴利奥预计:「经济刺激政策会慢慢趋于失效,并渐渐伤及已经处于困境中的行业,除非市场挺着不跌」。

高预期与低恐惧让美国牛市进入了第九个年头,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E)的恐慌指数(VIX)5月12日跌至了23年的历史低位,不安的因素正在酝酿,股市地震的。风险在与日积聚而美股三大指数5月17日也遭遇2016年9月以来的最大跌幅(标普跌1.82%),恐慌指数暴涨21%,为过去10年来单日最大波幅。

戴利奥说:「美国目前处于政治上的不稳定期,川普的政策目标能否实现还是个问号投资者或许还有一,两年的兴奋期,但是音乐总有停的时候,只是你要留意谁悄悄退场了。」

川普言论恐引市场动荡罗尤美:降低投资波动可采多空策略

富兰克林证券投顾副总经理罗尤美表示,自美国总统川普上任来,其难以预测的言论与政策,常使市场感到措手不及,贸易纷争由口水战转而付诸行动,对美元与联准会政策表示立场,加上不时在其推特上发表意见,造成市场不确定性大增,接下来11月即将面临美国的期中选举,其言论恐将续对市场带来干扰,投资人如何降低投资波动并又能创造超额报酬空间具迫切性,或许可考虑深受专业投资人对冲基金投资策略。

罗尤美表示,有别于传统股债经理人的纯粹做多策略,多空策略经理人在买卖股票,债券或汇率时多会采取双向的措施,也就是买进看好的公司下会同步放空看不好的公司,买进评价面具吸引力的债券同步放空评价面偏贵的债券,买进具升值空间的货币同步放空不具升值空间的货币。采取双向操作的好处在于若市场气氛突然转差时,放空部位如同保险效用一样,对可能的损失带来补偿,为投资组合带来下档的保护。观察过去20年期间,HFRI对冲基金综合指数其风险仅为MSCI世界指数的44%。

此外,除替投资人管控下档风险外,对冲策略还可替投资人创造超额报酬空间,多空策略经理人在在企业财报中精选出具投资吸引力的个股,藉由作多具投资前景的公司同步放空不具投资前景的公司,预期此两类公司在未来股价表现上有所分歧,进而创造相对于大盘指数更高的报酬空间。统计过去10年期间,HFRI对冲基金综合指数所创造出来的超额报酬(相对MSCI世界指数)大于零的机率达64%,显示多空策略除控波动外,同步寻求资产增值机会。

展望后市,罗尤美认为,企业稳健的财报可望为全球股市带来支撑,但受到贸易纷争及川普政策,市场高波动恐将持续,进而加大资产表现的差异,不过这反而更有利多空策略的发挥,去寻找市场上潜在的赢家和输家,并且能在有效管控市场波动下,创造超额报酬的机会。

对冲基金泰斗Cooperman将关闭旗下对冲基金转为家族办公室

对冲基金泰斗Leon Cooperman宣布,将于今年年底关闭对冲基金,Omega Advisors,将其转为家族办公室。

Cooperman现年75岁,他表示,关闭对冲基金的原因是他不想在其余生继续“追逐标普500”。

在一封给客户的信中,Cooperman写道,“我四月满75岁。我认为,如果你65岁还没有得癌症,那么你将有望平均活到85.希望我能活过那个平均数,但是我不想在我的余生追逐标普500并专注于为投资人创造利润。」

Cooperman表示,他将继续与Steve Einhorn,Omega的副主席一起继续管理家族办公室.Omega的信贷机会基金将以不同名义继续由同一投资组合经理Sam Martini和Eric Sc​​hneider领导。而该基金另一投资组合经理人Rebecca Pacholder将推出新的专注于高殖利率债券和不良证券的基金.Cooperman称,他将持续对这两个基金进行投资。

Omega Advisors将于本年年底退还外来资金。该基金目前掌管36亿美元资金,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合伙人的资金。

美国媒体CNBC引用Institutional Investor的数据表示,Cooperman的主要基金,从成立以来,每年的投资回报率为12.4%,高于标普500 9.5%的投资回报率。

Cooperman先生于1991年从投行高盛合伙人之位退休之后创办了Omega基金。他曾担任高盛的主席和该行资产管理部门的首席执行官。

Cooperman去年曾由于内部交易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最后以490万美元的罚款和解,但他并没有承认不法行为也没有面临行业禁令。在SEC的指控之后,很多包括高盛员工退休计划在内的投资人撤出了资金,使得该基金资产从54亿美元缩减至36亿美元。

对冲基金:微博、Tencent中概股被低估

大陆的独角兽及新经济企业最近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些公司在近两年大多成长相当快速,彭博引述全球表现最佳的对冲基金——Dynamic Power Global Growth Class基金经理人Noah Blackstein的话指出,包括微博、腾讯在内的大陆科技类中概股的价值跟业绩都被严重低估,考量长期的增长前景,「这些公司的估值都过于便宜」。

Dynamic Power基金隶属加拿大丰业银行旗下,对对冲基金购买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他管理资产规模有12亿美元之多,该基金在非中国地区资产总额10亿美元以上、投资组合至少25%投入中国资产的同类基金中表现最佳,过去5年和今年迄今为止,该基金击败了54个全球同行。此外,它还是加拿大排名第一位的国际股票基金,3年累计回报率达72%。

根据彭博的数据,微博、腾讯、欢聚时代等3档中概股是Dynamic Power基金重仓持股的公司,其中,微博、腾讯目前的本益比分别达到了83倍和57倍,相较于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仅为22倍,这些公司的股价并不便宜。

不过,Noah Blackstein仍认为,由于上述这些中概股目前都在从事一些重大投资,在未来3到5年内,这些投资将会为相关企业带来可观的成果,在财报上也会有相应的回报,从长期来看,这些中概股的估值依然相当便宜。

Noah Blackstein认为,为了实现升级而进行的大量投资,可能给这些公司的毛利率和业绩,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但假以时日现在这些花费都是值得的。 「他们在做正确的事,在进行正确的投资,3到5年后,你会发现它们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贵。」